“诗家董”今年开业90周年。说到“诗家董”百货公司,自然想起董俊竞老先生,想起很多年前“诗家董”送的一个锡制箱子的纪念品。这个锡制箱子,是“诗家董”的开始,有其非凡意义所在。

旧时“诗家董”百货公司外观。(图片来源:SPH Media)

--

--

(原稿写于1995年,发表在《联合晚报》,2022年因静婷姐去世文章再次改写,做为纪念。)

专为明星拍摄照片的“国际摄影”为静婷拍摄的照片,照片记录为1979年(或更早)。(图片来源:SPH Media)

--

--

他出书记录本地27个已经消失的组屋住宅区,这本书记载着他对这片土地的深情,以及我国公共住屋的演进与历史。

摄影师许景星摄于汤申路大牌1号组屋。摄于2000年。(图片提供:Koh Kim Chay)

我喜欢建筑物,特别是那些建于新加坡改良信托局(Singapore Improvement Trust,SIT,建屋局前身)时期已经拆除掉的组屋,许景星(Koh Kim Chay)这本书 — — 《新加坡消失的公共住屋》(Singapore’s Vanished Public Housing Estates)记载着他对这片土地的深情,也记录着我国公共住屋的演进与历史。

--

--

为纪念在1299年建立“新加坡拉王朝”的桑尼拉乌他玛,国家发展部在2019年在新开发的比达达利住宅区内,以他的名字来为一条道路命名,同时也肯定之前位于该区的前桑尼拉乌他玛中学当年对本地马来文教育所做出的贡献。

2019年配合新加坡开埠200年在新加坡河畔安置的桑尼拉乌他玛塑像。(图片:SPH Media)

--

--

或许曾是英殖民地的关系吧,对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逝世,内心有点淡淡忧伤。

画家Lee Shiak Hong为伊丽莎白女王加冕庆典绘制女王画像,摄于1953年5月5日。(图片:SPH Media)

--

--

中秋节晚上,我们一群孩子,就会点上灯笼,在村子里转。如果月亮被天狗吃去,不露脸,我们就会敲锣打鼓叫月亮出来。当玩得不亦乐乎有人的灯笼烧起,大家都会幸灾乐祸特别开心。一些胆大的孩子,还会提议到村后黑漆漆的校舍去寻鬼,总有胆小的会吓得跑回家。

裕华园举行中秋园游会和庆祝建成25周年纪念。摄于2000年8月29日。(图片:SPH Media)

--

--

现在的女皇镇与印象中的女皇镇有很大的不同,虽然有几栋功能性的建筑物获得保留,但更多的组屋已被拆除,今日触目所及,抬头是望不穿的摩登楼房,这种改变,用“铺天盖地”来形容一点也不夸张。现在唯有通过美食,再去追忆这个地方的似水年华。

在2022年8月投入服务的新玛格烈通道小贩中心外观。(图片:张晓鹏 Andrew Chong)

--

--

谈起麦克杰逊,丹克先生如此说:“他说话很温柔,尽管他在舞台上充满爆发力。”

麦克杰逊在人群簇拥下踏入莱佛士酒店。最左穿大衣的是丹克先生。摄于1996年10月23日。(图片:SPH Media)

--

--

Glenn Low

来自新加坡,文字人,喜欢读,也喜欢写,希望分享很多的新加坡故事。